农村娃,你小时候在苜蓿地里灌过黄鼠吗?

苜蓿地好大,有二百多亩。东西长,南北短,像个放大了的磨刀石。苜蓿花蓝盈盈的,满地都是。紫色的花尖点缀着蝴蝶,好多的蝴蝶,数也数不清,白的,灰的,黄的,花的,飞来飞去。三个一团,五个一堆。热闹,亲密。也有成双成对的,一个在前,一个随后,一个在上,一个在下,不离不弃,如影随形,翩翩起舞。一阵风,波一样的紫色起起伏伏。苜蓿在风中摇曳,摇曳出一片绚烂,也摇曳出一片芬芳。

女孩子的心思在捉蝴蝶上,她们轻脚轻手地靠近蝴蝶,近了,近了,张开两只手掌正要捉,蝴蝶却飞了,飞得从容而洒脱,在空中款款起舞,女孩子噘嘴、跺脚,后悔自己慢了一点。好在,到处都是蝴蝶,小眼珠又盯住另一只蝴蝶不放,等待它停稳在花瓣上。

男孩子们则不一样,他们感兴趣的是逮蚂蚱和灌黄鼠。蚂蚱的鸣叫此起彼伏,一长一短,一轻一重,孩子们支棱耳朵,仔细辨别声源,然后,蹑手蹑脚地走近。刚刚还扯长嗓子忘情的歌声戛然而止。从一个地方嘣地一声蹦到另一个地方。也有反映慢的,还没来得及逃离,就被活捉。塞进早备好蚂蚱笼里。

苜蓿地里有好多黄鼠窝,黄鼠在苜蓿里蹿来蹿去,叽叽喳喳,交头接耳,还时不时直起身,探头探脑,四处观望。待要走进,却哧溜一下钻进地洞里,洞口被蹭得光光亮亮。黄鼠自以为钻进地洞就躲进了铜墙铁壁,一点不拿我们当回事。他没看见我们手里提的铁桶,或者看见了却不知道那玩意是干啥的用的。苜蓿地附近就有一个水库。我们从水库抬来满满一桶水,咕咕咚咚一股脑灌进鼠洞。

一桶水灌进去了,却不见半点动静,别看驴粪蛋大个洞口,里面弯弯转转的不知深浅。按照我们的经验,第二桶水灌下去后,喝涨肚皮的黄鼠往往会湿漉漉地爬出洞口,这时候,守在一旁手里拿着竹篮的就会上去扣住黄鼠,憋了一肚子的水,这时候,黄鼠已经没有气力了,只好顺顺当当被我们用线绳子拴住脖子或腿。

首页娱乐